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花都神医传承 >> 

通背拳

第4章 通背拳

关宇办理完出院手续,卡里仅剩下了一千多块。

所幸的是刚刚交了房租,一千多块虽然不多,可节约一点的话,还是勉强够生活费。

站在创伤医院门口,关宇深深的吸了口气,旋即对着自己租住的出租屋所在的方向而去。

关宇租住的出租屋距离创伤医院并不远,十一个组合的小院子,整个院子里只有三间房,除了自己租住的一间不足十五平米的房子之外,其余两间,则是房主自己在住。

房主名叫胡敏,是个三十多岁的少妇,长相倒是很是不错,看起来冷冰冰的,不过接触了一段时间之后,关宇能清晰的感受到,她是个嘴硬心软的人。

走进院子,关宇深吸口气,旋即对着自己房间走了过去。

有了脑海中的神医传承,即便是丢掉了一中心的实习工作,关宇也不是很在乎。

当前最主要的,便是将脑海中的传承尽快的融会贯通。

关宇相信,是金子,无论在哪里,总是会发光的。

院子里静悄悄的,花坛内的花朵释放着淡淡的清香,不远处的小池塘里,荷花绽放,鱼儿摇尾游动。

突然间,一阵若有若无,似乎显得很压抑声,从胡敏的房间内传了出来。

关宇的身形微微一顿,旋即目光古怪的望着房东的房间。

两人的房间仅有一墙之隔,因此,那一股压抑的呻吟声,关宇能够清晰的听到。

胡敏一直都是一个人,关宇搬进来一个多月了,也从没见过有什么人来家里,尤其是男人。

可以说,整个院子里,仅仅就住了他们两人而已。

尤其是,现在可还是大白天,院子里大门没关,甚至连胡敏自己的房门也没关上...

站在门口,关宇略有些犹豫,旋即沉吟中,对着胡敏的房间走了过去。

门开着,透过垂钓的珠帘,关宇可以看到其内的一些家具的摆设,可却看不到胡敏的身影。

然而那一阵压抑的呻吟声却越来越清晰了。

掀开珠帘走了进去,桌上的饭菜还冒着些许热气,显然是刚做出来不久。

进了房间,呻吟声变得更加清晰了起来,关宇看到,房间内的床上,胡敏侧躺在上面,整个人蜷缩成了一个大虾一般,似乎显得很是痛苦。

关宇老脸一红,联想到刚刚自己脑子里的想法,干咳一声之后,快速的来到了胡敏床前。

“没事吧?”

关宇开口问道,而随着他的声音落下,胡敏艰难的抬起头,一张俊俏的脸上冷汗淋漓,甚至都打湿了一些头发,贴在侧脸,看起来别有一番风韵。

她穿着一条浅色的七分裤,上身却仅有一条白色的吊带

“谁让你进来的?”

胡敏开口问道,大口的喘息,骨子里的倔强,让她坚持的坐了起来。

“我是听到你屋子里有动静,所以过来看看。”

关宇耸了耸肩,开口说道,看着胡敏苍白的脸以及那倔强的目光,忍不住的撇了撇嘴。

这女人,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是这么一副要强的样子。

“我帮你看看。”

“你一个医学院的学生,懂什么。”

胡敏强压着身体内传来的痛感,不屑的说道。

“那也是医生。”

关宇回应了一句,旋即他的眼中涌出一阵清凉,与此同时,原本还在还有吊带遮掩的房东胡敏,彻底的裸露在了他的视线内。

收敛了一下心神,关宇目光扫过胡敏身体,旋即他的脸色顿时微微一变。

“你体内,竟然有这么多的暗伤...”

关宇沉吟中开口问道,而随着他的声音落下,胡敏微微愣了一下,旋即望向关宇的目光带着一丝惊疑。

“没想到你还有点能耐。”

胡敏有些意外的说道,体内的病痛此刻也都减缓了一些,这几年来,她也早已经慢慢习惯了抵御这样的痛感。

“我能治好你的病。”

关宇认真的说道,而随着他的声音落下,胡敏微微一怔,旋即哑然失笑。

她的病痛是小时候练武留下的病根,这些年中西医都看过不少,能缓解,可要说治愈,整个蓉城大大小小的医院,也没人敢说这样的话。

况且,眼前的关宇只是医科大刚刚毕业的学生而已,说句不好听的,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

胡敏唇角勾勒出一抹弧度:“我知道你是好心,出发点也是好的,不过做人还是要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

“你这样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可嘉,可治病救人,不是光靠一腔热血就能做到的。”

胡敏开口说道,而随着她的声音落下,关宇顿时露出一抹苦笑。

“我知道你不信我,不过试试,对你总没坏处吧?”

关宇很认真的说道,脸上真挚的表情,让胡敏有些意外。

“行,既然你这么肯定,那就给你个机会。”

看着关宇脸上的坚定,胡敏随口说道,一对美眸则是望向关宇:“说吧,怎么治。”

关宇脸上涌现出一抹笑意,胡敏体内的暗疾大多都是陈年旧伤,很是顽固。

不过对于接受了神医传承的他来说,却并不是什么难以祛除的病症。

脑海中,早已出现了根治这样顽疾的方法,除了一套针灸之法配合推拿之外,加上一副可以祛除顽疾的药方,关宇有十足的把握,一周之内,胡敏体内的暗疾,他就可以尽数的全部祛除。

“中医疗法。”

幽静的房间内。

胡敏平躺在床上,一条浅色的七分裤加上白色的吊带裙,依旧遮挡不住她身上散发出的那一股成熟的韵味。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