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制霸异界的被动怪 >> 

演戏

第3章 演戏

比如【遇水重生】,这个被动技能可以让他在死亡之后,在附近的淡水湖中重塑肉身,获得新生。冷却时间三十天(若死亡地方圆两公里内没有淡水湖,则技能无法生效)。

“如果把这些保命的被动技能全部学会,使用得当,我几乎不可能被杀死......除非我自然老死。”邢锋心脏扑通扑通加速跳动,“雷拉斯说这个世界存在长生的秘密,长生加不死,这是每个人的终极梦想吧。”

他明白了这本《被动技能药剂书》的可怕之处,兴奋的浑身发抖。

“探寻长生的奥秘是回家的唯一途径。”这是雷拉斯最后的话。

回家?

“我现在能不能从这个牢房里活着出去都是问题,还谈什么回家。”

邢锋看看四周的铁牢,有些泄气,不管这本书有多厉害,过不去眼前这个坎儿,一切都只是妄想。

他开始分析眼下的局势:“他们并没有像封印郭四爷那样把我身上也贴满符箓,这说明在他们看来,我是邪鬼的可能性不大。也就是说,只要我坚持自己是许凡,不露出破绽,就有可能被放走。”

许凡为什么要自杀呢?

大周国,以骨骼的资质评定一个人战斗天赋。

简单来说就是:骨头越硬,战斗力越强。

许凡六岁时,因骨骼资质优秀,被封为“骨秀才”,风光一时,具备了当武官的条件。但是想要成为武官,单单被封为“骨秀才”还不行,还得在十六岁的时候,进行换骨,换骨成功了,便能获得某些神奇的力量。从此为官,衣食无忧,高人一等。

可惜他换骨失败了。

六岁成名,十年荣光。一朝之内,化为粪土。

他受不了打击,便选择了自尽。

“貌似是挺惨的......所以,我现在应该是一副面如死灰、绝望的模样......”

邢锋检查了自己的衣襟,穿的倒还算讲究,一身淡蓝色的学生袍,干干净净,只在腰部位置沾了些许稻草。他把衣襟扯乱,拔下发簪,把头发披散下来。拖着脚镣靠到墙边,瘫坐在地上,仰头看向窗外红月。心中唱起一首悲凉的歌曲:

“手里呀捧着窝窝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犯下的罪行是多么可耻啊......”

他努力把自己融入这首名叫《愁啊愁》的狱中歌曲里,情绪逐渐变得悲伤。他抹了把眼泪,心说:“还行,熟读《演员的自我修养》,这点演技还是有的。”

他原本是中戏学生,演戏是他的老本行。

对面牢房中,郭四爷的尸体一动不动躺着。

邢锋突然想起来,郭四爷头上的符箓被自己摘掉了,一旦被捕快们发现,势必会有所怀疑。

“这种状况下,还是保持原样比较好。”

他在心中默念“鬼手”,立刻和周遭十米范围内的所有物品产生了联系。然后隔空捏起地上的符纸,贴在了郭四爷的额头上。

“鬼手”这个技能,虽然持续时间只有三秒钟,但冷却时间很短,三分钟就可以使用一次。

他刚把符纸贴好,牢门外就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邢锋赶紧靠在墙头,装出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盯着月亮发呆。

两名带刀捕快引着一身材佝偻的银发老者进了大牢。

先是去了对面郭四爷的牢房。

老者在尸体上检查了一番,突然轻咦了一声,说道:“魂已经散了。”

捕快回话道:“不是什么厉害的邪鬼,被裴捕头一招就拿下了。”

“可能只是一道残魄,承受不了这符咒的压力,自行消解了。”老者摘下尸体额头的符纸,小心翼翼叠好,塞入怀中,看了眼窗外的新月,说道,“血月未落,尽快把尸体焚毁吧。”

三人又打开了邢锋的牢门。见他目中无神,如失魂魄,其中一个捕快道:“听说是换骨失败后,债主集体找上门。他不堪其辱就上吊了。”

老者:“把他拖过来。”

邢锋被拖到老者身前。老者掐了他的脉搏,掰开他的嘴观瞧了一番,又摸出一包银针在他头上的几个穴位扎了几下,见他毫无反应,说道:“体温正常,脉搏正常,口中无尸臭,银针无魂动异状。没有邪鬼入侵的迹象,人本来就没死。”

捕快一副早就料到了的模样,说道:“那我们就按赵大人的吩咐,把人放了。”

站在北郊大牢的门口,邢锋举目四顾:“竟然这么容易就被放出来了,我的奥斯卡演技被忽视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