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龙门医婿叶不凡癌症 > 

欺负不起你吗?

第2章 欺负不起你吗?

当叶不凡醒了过来时,他发现自己在医院,全身伤痕累累。

他努力回想,记起自己被黄东强打晕,然后被丢在医院门口。

脑袋的疼痛也证实了这一点。

只是他还惊慌发现,梦境依然清晰:

“难道刚才的梦是真的?这也未免太可笑了。”

叶不凡嘟囔一句,可是闭上眼睛,他却震惊不已。

他的脑海真有一部《太极经》。

“这梦会不会太真实了?”

叶不凡还是不相信,随后打开《太极经》,按照上面法子修炼起来。

只要修炼不出什么,那生死玉和《太极经》就是一个笑话。

但事实让叶不凡再度目瞪口呆。

半个小时不到,他就感觉到丹田中,涌现出一小股热流。

接着,热流游走四肢百骸。

所过之处,舒爽异常。

同时,他的左手掌心,隐约有一个太极图呈现……

生死玉。

白色为生,黑色为死。

每一面都有七片光芒,影子很淡,却层层分明。

叶不凡以为是不小心沾染了图案,用手腕在大腿上擦了几下,却发现太极图依然存在。

而且还转动了起来。

下一秒,叶不凡脑海忽然浮现一股信息:

状态:癌症晚期,擦伤十三处,头颅轻微脑震荡......

病因:癌症,被人暴力殴打导致。

修复或毁灭?

叶不凡愣在当场,这是什么玩意?

他下意识发出一个修复指令,只见生死玉转动起来,随后一片白光没入叶不凡体内。

“啪——”

接着,身体出现了异常变化。

血管不受控制发热,继而周身滚烫,叶不凡感觉全身细胞都在奔跑,它们成群结队地在体内狂奔。

骨骼也噼噼啪啪作响。

没有多久,叶不凡身躯猛地一震,全身疼痛彻底消散,手臂和脸上擦伤也都愈合。

同时,太极图上面的白光黯淡了一分。

“这是修复妙手啊。”

叶不凡激动了起来,人家修复的都是古玩字画,他的生死玉却能修复身体疾病。

看来梦中一切都是真的。

这实在是上天的恩赐。

看了一眼时间,现在已经是早上八点。

叶不凡看着手机上唐飞雪打来的十几个未接电话,心中一紧,准备回唐家一趟。

刚走到医院门口,耳边就传来两个人的对话。

叶不凡瞥眼一看。

可不就是李静和黄东强吗?

真是冤家路窄!

此时黄东强也看到了叶不凡,先是一愣,而后眼神一寒:“哟,是叶不凡啊?小子,挺耐打啊?这么快就出来了?”

他活动了下手腕关节,皮笑肉不笑走向叶不凡:“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反正你也没几天好活了,不如让我再打你一顿出出气。”

“哦,对了,看在你家房子的份上,这次我下手会轻点的!”

说完,黄东强哈哈大笑起来,眼中有着不屑和戏弄。

李静一如既往高冷,看到叶不凡更是多了一丝嫌弃。

叶不凡都快死了,她可不想沾上叶不凡身上的晦气。

叶不凡声音一沉:“黄东强,把我家的房子还给我!不然,你这是在找死!”

“找死?你算什么东西?”

黄东强皮鞋敲地,气焰很是嚣张:“谁给你勇气叫板我的?”

“刚才挨打还不够是不是?”

“跪下,磕头,道歉。”

黄东强手指点着叶不凡:“我当这事没发生过,不然我现在就把你送太平间。”

叶不凡闻言眼神一寒:“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黄东强冷笑一声:“欺人太甚怎么了?老子欺负不起你吗?”

“嗖!”

就在这时,叶不凡身影一闪。

黄东强还没看清,就感觉脖子一紧。

叶不凡掐住黄东强脖颈,再以快到所有人反应不过来的速度,对着一辆豪车的车窗猛地一磕。

“砰!”

触目惊心的撞击,车窗瞬间爆裂,黄东强的脑袋也溅起血水。

力道骇人。

这还没完,叶不凡甩手将晕头转向的黄东强扔地上,对着他的手臂就是毫不留情一脚。

“咔嚓!”

一声脆响,黄东强左手瞬间骨折。

“混蛋,你敢动我?”

黄东强喷出一口鲜血,但依然气势汹汹:“你知道,动我有什么后果吗?”

没等后者说完话,叶不凡一个耳光扇过去。

黄东强两颗牙齿跌落,满嘴是血。

接着,叶不凡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告诉我,什么后果?”

“叶不凡,够了!”

李静愤怒站出来:“你已经闯祸了,再不住手,你会后悔……”

“啪——”

叶不凡又是一巴掌打在黄东强脸上:“闯什么祸了?”

黄东强怒吼一声:“你会死的,你会死的,你没资格动我!”

“我要杀了你,还有你父母,我要杀你全家……”

“不服?”

叶不凡又一大耳光过去。

黄东强捂着脸颊,满脸怨毒,却不敢还嘴。

李静也气死:“你——”

在她眼里,只有黄东强能教训叶不凡,叶不凡没资格肆虐黄东强。

叶不凡轻轻拍着黄东强的脸:“告诉我,什么后果,什么祸?”

黄东强很是憋屈,但最终咬着牙:

“今天我认栽了,你究竟想怎样?”

叶不凡稳如泰山扣着他的咽喉:

“把卖房合同还给我!再自扇十个耳光,向我道歉,赔偿,不然我废了你。”

黄东强看着叶不凡的眼神,莫名的感到恐惧。

他虽然感觉今天被叶不凡欺负实在是羞辱,但他相信叶不凡说得出做得到。

因为他感觉叶不凡已经变了个人,不再是可以随便欺负的废人了。

可凭什么啊!

叶不凡不是癌症晚期,都快死了吗?!

黄东强甚至能够感受到叶不凡手指的寒气。

再叫板只会被踩的更惨,今天先忍一忍,就算叶不凡过几天死了,再想法弄死他妈,也能够出这一口恶气,黄东强脑海转动着念头。

于是他向叶不凡艰难低头:

“对不起......”

接着他又撕掉怀中合同,给了自己十个大耳光,还掏出几千块钱赔偿。

叶不凡居高临下俯视着黄东强,眼中带着快意。

黄东强踉跄起身,眼眸中流露出深切恨意。

叶不凡知道黄东强迟早会报复。

他念头一转,生死玉一亮。

与此同时,一行信息涌现叶不凡脑海:

状态:肝癌初期,梅花病,手臂骨折。

病因:酒色过度,吸食禁品,被人殴打……

修复或毁灭?

叶不凡毫不犹豫闪过毁灭念头,他知道,那是加重病情的意思。

一片黑色光芒注入黄东强体内。

“啊——”

黄东强莫名惨叫一声,随后从叶不凡手底滑落在地。

肝癌晚期。

叶不凡喝出一声:“滚——”

黄东强带着李静他们怨毒离去。

看着黄东强的狼狈背影,叶不凡闪过一抹光芒。

这是一个死人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