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龙门医婿叶不凡癌症 > 

我要离婚

第3章 我要离婚

此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叶不凡戴上耳塞接听,很快,传来一个女人冷冰冰的声音:

“叶不凡,你到底怎么了?”

“你要死了?现在在哪家医院?”

“你是我唐飞雪的丈夫,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死。”

唐飞雪。

叶不凡本来想说出自己癌症治愈的事情,但这话一说出口,唐飞雪必然会更加的嗤之以鼻。

于是他出声解释道:“没有,是医院误诊了,我并没有得癌症......”

听到这话,隐约听到电话那头长松了一口气,而后唐飞雪声音缓和了少许:“你在哪?我去接你。”

“不用了,我马上回去了。”叶不凡说道。

“好,那我和爸出去晨跑了,你早点回来。”唐飞雪挂断了电话。

很快,叶不凡回到了唐家。

他在自己房间,花了半个小时练习《太极经》。

练完《太极经》之后,叶不凡感觉整个人又变化不少。

他还发现身上多了一层油腻的污垢,粘乎乎的,非常难受。

他连忙去冲了个澡,发现被狗咬过的伤疤消失不见,皮肤变得白了。

就连力气也变大了许多,在浴室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把一块瓷砖砸坏了。

“啊——”

叶不凡刚洗澡出来,就听到二楼健身房传来岳母林秋玲尖叫,声音无比痛苦。

入赘唐家一年来,丈母娘对叶不凡的态度很不好,叶不凡本来不想过去。

但听到林秋玲很是凄厉,而且唐三国和唐飞雪出去晨跑了。

所以他神情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上楼:

“妈,怎么了?”

视野中,健身房的瑜珈垫上,林秋玲光着脚丫站立,双手合十高举,保持着瑜伽的动作。

凹凸有致的丰韵身体,包裹在紧身衣里。

从高挺的傲然到纤细的柳腰,从光滑后背到翘起的后背,再从修长的美腿到裸着的脚弓……

无一不展现着成熟和曲线美。

叶不凡不得不承认,岳母大人风韵犹存。

“滚!”

看到叶不凡出现,林秋玲嫌弃喝道:“你这废物帮不了忙,快叫飞雪他们来。”

叶不凡皱起眉头:“爸和飞雪去跑步了,估计要等一会才回来……”

“啊——”

没等叶不凡说完,林秋玲身躯晃动了一下,随后就向地板摔过去。

叶不凡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抱住要摔倒的林秋玲:

“妈,你怎么了?”

同时,他发现林秋玲姿势怪异,双手合十高举半空,很是僵硬。

叶不凡一压她的双手。

“啊——”

不碰还好,一压,林秋玲又是一声尖叫:

“痛,痛,痛。”

叶不凡感受到林秋玲的疼痛,于是连忙松开往下压的手。

他一转掌心生死玉,脑海涌现一抹信息:

状态:筋脉错位,气血逆行,必须及时救治,否则将会扭伤断裂……

病因:练习瑜伽过度导致……

能量不足修复,可用《太极手》捏骨……

叶不凡让林秋玲重新站好:“妈,你练瑜伽拉到筋脉了……”

林秋玲怒骂一声:“废话,快叫你爸和飞雪送我去医院……”

“快点,快点,太难受,太痛苦了。”

她感觉筋脉越来越绷紧,身体也越来越痛了。

来不及了。

“妈,这病,我能治,捏几个骨头就好。”

看到林秋玲脸色越来越红,叶不凡扫视着她几大穴位道:

“我恰好看过一个类似的养生节目。”

“滚开,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给我捣乱?”

“你连我诊所扫地的都不如,你会治什么病?”

林秋玲板起脸喝斥:“赶紧给我滚出去,别在我面前添乱,看到你就烦。”

“妈,来不及了,再耽误,你的双臂筋脉就可能断裂——”

叶不凡一个箭步上前,伸手去抓林秋玲的手臂。

他内心是不想搭理林秋玲,可想到林秋玲残疾了,势必让唐飞雪日子难过,他又只好援手一把。

“流氓——”

看到叶不凡浑身热气压过来,林秋玲大惊失色,这是要非礼自己啊?

她一边怒吼不已,一边向后退了几步。

“叶不凡,你干什么啊?”

“禽兽!”

“我是你丈母娘啊。”

她本能向后退却,叶不凡却已经到了她面前,双手触碰到林秋玲的手臂。

肌肤滑嫩。

“啪啪——”

叶不凡手指一捏阳池、曲池和天井三穴,让林秋玲的气血正常运行。

接着,叶不凡手指往下一移。

“啪啪——”

手指落在肩贞和肩井两穴,用力一捏,又是两声脆响,林秋玲的筋脉顺利原位。

只是手臂恢复正常,林秋玲却依然高举,初始的疼痛,让她神经高度紧张。

她已经痛怕了。

“嗖——”

这点没有难住叶不凡,叶不凡双手一滑,落在林秋玲的裤子上。

他作势要往下一拽。

“畜生!”

林秋玲愤怒一吼,双手猛地落下,死死拽住自己的裤子。

为了毫无束缚地练瑜伽,她只穿了一条最薄的紧身裤。

怎能让叶不凡扒掉呢?

“嗖——”

趁着林秋玲双手落下拉着裤子,叶不凡又在她太行和腹结两穴捏了过去。

林秋玲身躯一震,全身酸痛瞬间消散。

“叶不凡,你干什么?”

这时,唐三国和唐飞雪在门口出现,他们齐齐冲到叶不凡和林秋玲面前。

“啪——”

唐飞雪一把推开叶不凡怒道:“你敢非礼我妈?”

唐三国也青筋凸出:“小畜生,光天化日,非礼丈母娘?我打死你。”

他一拳打在叶不凡肩膀。

两人刚刚晨跑回来,听到林秋玲喊叫就冲上来,发现林秋玲一副羞愤样子,而叶不凡扯着林秋玲裤子,

画面不堪入目。

他们下意识认定叶不凡非礼林秋玲。

叶不凡身子晃动一下,随后抽回捏骨的双手。

林秋玲气势汹汹:“快,快,打电话报警,送这混蛋去坐牢。”

唐飞雪满脸厌恶:“叶不凡,你就是一个畜生。”

叶不凡平日里窝囊也就算了,好歹品行也算端正。

可她万万没想到,叶不凡居然是个这样的变态!

非礼母亲?

她太心痛了!

叶不凡面色平静,冷眼看着林秋玲:“妈,你应该还我一个清白!”

林秋玲一怔,随后看看灵活的双手,很快意识到,叶不凡刚才不是非礼自己,而是给自己治病。

只是她没有向唐三国和唐飞雪解释:

“清白?什么清白?”

她冷笑一声:“自己做什么事,心里没点数吗?”

她在借故发挥。

林秋玲早就对叶不凡不满了,始终惦记着要让叶不凡和唐飞雪离婚的事情。

“非礼丈母娘,被我们抓个正着,还要什么解释?”

唐三国指着叶不凡破口大骂:“滚,给我滚出去。”

他想要报警,又怕家丑外扬。

叶不凡盯着林秋玲:“妈,你真不还我清白?”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响起。

唐飞雪咬牙切齿的看着叶不凡说道:

“欺负我妈,还威胁我妈还你清白,当我们都是死的吗?”

脸上火辣辣的疼,叶不凡脸上多出了五道指印。

叶不凡猛然间握紧了拳头,可是看着唐飞雪惨白的俏脸,他又松了开来。

他上前一步,嘶哑出声:“我要跟飞雪离婚。”

“好啊……”

林秋玲下意识接话:“离就离……”

话到一半,她打了一个激灵:

“你说什么?”

叶不凡重复一遍:“我要跟飞雪离婚。”

离婚?

全家一片死寂。

林秋玲他们目瞪口呆看着叶不凡。

谁都没有想到,叶不凡会说出这样一句。

按照林秋玲她们的设想,叶不凡此时应该跪下来,痛哭流涕求原谅,求着不要报警。

结果,他却敢提出要跟唐飞雪离婚?他不怕被抓去坐牢吗?

唐飞雪俏脸呆滞:“你……要和我离婚?”

“好聚好散。”

叶不凡淡淡出声:“既然我们之间连最基础的信任都没有了,留下来只会碍着你们眼。”

“飞雪,明天带上户口簿,咱们去民政局把婚离了。”

唐飞雪刚才的态度,让他对于两人最后一丝幻想也没了。

她从来都没将自己当成过丈夫,从来没有选择相信过自己,全都是自己一厢情愿。

脑中,十八年前初识的印象又出现。

只是人是会变的,当初那个虽有脾气却恩怨分明的小姑娘,早就没了……

“离婚?”

林秋玲也反应了过来,气极而笑:

“一个吃软饭的也敢甩脸离婚?你还真把自己当人物了啊?”

这几个月,她不止一次要唐飞雪跟叶不凡离婚,可每次总是有各种意外不成功。

林秋玲心里巴不得叶不凡早点滚出唐家。

只不过现在她却不那么想了。

这样不仅仅她的女儿,就是她和唐家,也觉得没面子。

“你有什么资格说离婚?”

林秋玲手指点着叶不凡怒道:

“没有唐家,你这个废物出去,不用两天就会饿死。”

叶不凡目光平和:“离婚吧,我不想跟唐家有半点牵扯。”

不想跟唐家有牵扯?

林秋玲气极而笑:“行啊,离婚,要离婚也可以。”

“当初给你的五十万彩礼就不提了。”

“这一年,你吃唐家,喝唐家,还住唐家,你欠我们一个天大人情。”

她声音忽地拔高:“要想离婚,可以,先把这笔账还了。”

叶不凡平静开口:“怎么还?”

“四海商会欠我春风诊所两百万货款。”

林秋玲冷笑一声:

“你这么有能耐这么有魄力,你现在去把这笔钱给我讨回来啊。”

“讨回来了,我马上让飞雪跟你离婚。”

她把叶不凡往死里逼:

“不然你就是去搬砖,去卖血,做鸭做狗,还唐家这笔账。”

唐飞雪俏脸一变:“妈……”

“闭嘴!”

林秋玲打断唐飞雪的话,盯着叶不凡冷冷出声:“有没有问题?”

叶不凡点点头:“没问题。”

他转身就走,只留下一个落寞的背影......

唐飞雪还想再说几句,却又瞧见叶不凡落寞的身影,她一下子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刚才的那个耳光,似乎又让两人的距离相隔得更远了一些。

接着,她目光一挑,看到角落的摄影机。

唐飞雪走过去打开视频重放。

很快,她脸色巨变。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