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蛇王蜜宠:妈咪要下蛋 >> 

噩梦扰人(1)

第2章 噩梦扰人(1)

正在又惊又恐之际。我突然觉得脸上一冰,一个湜漉漉的东西就毫无征兆的顺着我的耳朵根,飞快的扫了过去。不等我反应,紧跟着又掠过我的鼻梁,到了嘴唇上。甚至还刻意停顿了一下,想往里探。

卧槽!我头皮仿佛要炸了一般,脑中一片空白——是舌头!一根又细又长,冷的像冰块一样的舌头!

“啊!”就在我心理防线即将全线崩盘的时候,耳边猛的炸响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下一秒,周扒皮钳住我双臂的手用力往后一拽,一股诡异莫名的巨大力道就直接把我甩了出去。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黑暗中,我的额头便倒霉催的磕在了桌角上。我痛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使劲晃了晃脑袋,浑浑噩噩的从地上坐起来。

尽管伤的不是很严重,但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刚刚周扒皮,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硬生生拖走了……

虽然看不到他的人,可我能清楚的感觉到他就在不远处,而且情况貌似不太妙。仿佛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一阵急促的“咕噜……”声不断从他的喉咙里挤出来。其中还夹杂着渗人的,骨头不断被挤压时发出的“咯咯……”声。两种声音混合在一起,让整个餐馆大厅瞬间陷入了比寂静更为恐怖的氛围中。

“救……命……”终于,在一片晦暗中断断续续的传来两个字。虚弱的声音,让我一下子联想到了被浪头拍打在沙滩上的鱼,濒临死亡。

现在餐馆里唯一能救他的,除了我,还能有谁?出于本能,我根本不想救这种人渣,可如果真要见死不救,又实在做不到。

算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一番短暂的思想斗争之后,我认命的伸手在地上摸索了一下,随即抓到了一只玻璃杯。

正仔细辨认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扬手要将玻璃杯扔过去,不料就在这时,原本熄灭的白炽灯忽然刷的一下,又莫名其妙的亮了。

什么鬼?!适应黑暗的眼睛被强光一照,习惯性的眯了一下。再等到看清楚眼前的一幕之后,我拿着玻璃杯高高举起来的手,一下子悬空顿住了。只觉得喉咙里塞了一大团棉花,想要尖叫,却双腿一软,屁股率先坐到了地上:

只见周扒皮像一滩烂泥似的瘫在地上,两只眼睛半睁着,涣散无神。只有胸口微弱的起伏在告诉我,他还活着。

而紧紧贴在他脸上,来回试探的,不是别的,居然是一只森森吐着信子的硕大蛇头!蛇如水桶般粗细的身体,正死死缠在周扒皮的身上,像一根巨大无比的铁索,此刻还在一寸一寸的慢慢收紧。

“……”极度的恐惧和惊愕,让我像个白痴一样,呆滞的瞪大了眼睛。我无瑕去思考,为什么餐馆里会出现这么大一条匪夷所思的巨蛇。只想立刻,马上,现在就从这个地狱一般的鬼地方逃离。

至于早就奄奄一息的周扒皮,此刻还在不死心的向我求助。只是那张肥肠一样的嘴巴,任凭他怎么努力的一张一合,也难再发出任何声音了。

感受到我的注视,一直吐着信子在周扒皮身上来回试探的巨蛇,不知道是不是产生了误会,以为我在向它发出挑衅。居然伸直脖子,慢悠悠的转过脑袋,直沟沟的朝我看了过来。

它泛着森森寒光的鳞片,犹如烈焰顶端的火苗一般,蓝的幽深幽深。连同灯光下,散发着琥珀一样淡黄色光泽的瞳孔,都仿佛是来自地狱的召唤,寒气逼人。仅仅只是对视一眼,我就仿佛如置身于数九寒冬中,整个灵魂从里到外都要被冻住了。

空气里充斥着冷血爬行动物特有的冷腥味,身上的每一根寒毛因为死亡的威慑,都不由自主的颤栗。一时间,我呆若木鸡,眼睁睁看着巨蛇慢慢向自己逼近,连逃跑都忘了。

“嘶嘶——”鲜红色骇人的蛇信子已经到了跟前。

我坐在地上,望着居高临下俯视我的巨蛇,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死死捏住了,连尖叫的机会都不给我。只觉得眼前一暗,巨蛇就张开血盆大口,夹杂着耳边簌簌的冷风,飞速朝我扑了过来。

就在我以为这次死定了的时候,感觉双脚一轻,整个人被凌空提了起来。

疑惑的睁开眼睛,立马愣住了——巨蛇居然叼着我的衣领,把我拎到了桌子上。

不仅如此,把我放下后它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用冷到毫无温度的脑袋在我的脸颊上来回蹭了蹭。这种违和的亲昵感,就像失散多年的流浪狗和主人重逢一样,说不出的诡异。尤其是当我觉得自己就是那只流浪狗的时候。

“……”我无语的望着莫名其妙安静下来的巨蛇,用力掰住桌子,身体还在瑟瑟发抖,却忍不住奇怪的想:难道它认识我?还是嫌弃我身上味道难闻,不好下口?

“叶小鱼,救我。”正在这时,那头半死不活的周扒皮恢复了神智,痛苦的缩在地上直哼哼。我翻了个白眼:老娘自己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救个屁啊!

然而还没等我开口,在听到周扒皮的声音后,之前还算温驯的巨蛇突然发难了。充满压迫性的身体顿时笔直竖了起来,像一道幽蓝色的闪电,张口朝周扒皮咬去。

“啊!”撕心裂肺的惨叫。

“砰!”沉闷的撞击声。

说时迟那时快,在周扒皮的脖子即将被咬成两截的时候,我脑袋一抽,电光火石间把一直攥在手里的玻璃杯砸了过去。不偏不倚,正中巨蛇的后脑勺。玻璃杯应声落地,敲在大理石地板上,碎成了无数玻璃渣。

“嘶——”巨蛇吃痛,似刀尖般锋利的牙齿在距离周扒皮几公分之处停了下来,慢慢的扭过脖子,看向我。

我吞了下口水,也不知道打哪来的勇气,趁它还没反应过来,当机立断冲出了餐馆。真是活见鬼了!在刚才的一瞬间,我竟然从巨蛇的眼睛里看到了无法掩饰的痛苦和诧异。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