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巅峰战婿林江 > 

娃娃亲

第1章 娃娃亲

津北市汽车站北广场。

林江蹲在路边,手里夹了半根不知道什么时候灭了的香烟。

他满身的狼狈,一身杂牌衣服上沾满了黄色的泥土,尤其是鞋子上,整个人除了那张脸还说得上白净,再没有能看的地方,俨然一个刚从工地出来的农民工。

林江在这个地方已经蹲了有一段时间了,可自始至终,他那双阴影中满是阴霾的双眼都紧盯着一个方向。

那里,耸立的着津北市最高的大厦。

“我林江,回来了。”林江看着远方,喃喃自语道,而其中的酸楚血泪,只有他自己知道。

若不是十年前林家那场灾难,他何至于孤苦伶仃,一人苟活?若不是父亲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自己推下山崖,世间可能就真的再无林家!

痛苦的回忆像猛兽一般,似乎要将林江吞噬,下一秒,林江双拳紧攥,一股强大的力量自他体内迸发而出,向着四面八方飞速扩散而去。

一瞬间,周围来往的路人只觉得喉管好似被一只无形的手紧扼,生与死,只在一刹。

“曹栖豪,周龙强,马劲天,还有当年那些冷眼看着我全家被屠的人,这笔账,我们慢慢算!”

十年前的那个晚上,若不是父亲生命垂危之时,用尽最后的力气将他推下山崖,林江就不会遇到高老头,更不会成为他的关门弟子,更不可能在六年内学得对方身上的尽数绝学。

一个人在外摸爬滚打多年,如今,他终于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可就在一个月前,那臭老头的一个电话,彻底打乱了他原本的计划。

让林江没想到的是,臭老头归隐山林前最后交代的,竟然是让自己和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结婚。

不过更让他诧异的,是这个未婚妻,竟然是自己被灭门前的青梅竹马。饶是如此,两人也有十年没见了。

但臭老头的救命之恩和教导之恩,林江无以为报,再者当年的灭门之仇,也是时候一一清算了,至于贺薇......

想起儿时那个穿着开裆裤,总是跟在自己身后,一口一个林哥哥赶都赶不走的跟屁虫,林江的神色难得的柔和了些许。

如果是薇薇的话,大概不会那么糟糕。

到了路对面,林江打算坐出租车去市中心,但在路边拦了良久,都没有一辆出租愿意为他驻足,大概是看他这副刚从工地上下来的模样,不想弄脏自己的车子吧。

滴......滴......

就在林江打消了念头准备离开的时候,几辆车子缓缓的停在了他面前。

只是那并不是什么出租车,而是几辆黑色的轿车。

紧接着从上面走下来的是几个一身黑,训练有素的保镖。

看到这情景,林江下意识想给他们让出位置,却不想自己刚朝右边走了一步,那些人便跟着自己向右边走了一步,他往左,那些人也跟着往左。

很明显,这些人是冲着他来的!

林江忍不住嘀咕,难不成是贺家派来接自己的?

可是很快,林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这伙人实在不像是来接人的,更像是来劫人的。

人群中走出来一个穿着包臀短裙,戴着墨镜的女人,一头风情万种的大波浪,细长的大白腿,凹凸有致的身材,看到的一瞬间,林江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该不会,这人就是贺薇吧?!

可没等林江琢磨,那十来个保镖便将站在原地的他团团围住。

什么情况?

林江不确定的环视着几人,看这些人的架势,确实不像是来接自己的,那是干什么?

难不成......打劫?

就在林江一肚子疑惑的时候,女人走到林江面前,面上是毫不遮掩的嫌弃,眼中还透着几分怀疑,似乎是不相信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她要找的人。

“那个......美女,你们这是......”林江承认自己脸皮厚,但是被这么多人盯着看,难免还是会有些不好意思。

女人没有说话,只是拿出手机盯着屏幕和林江看了好一会,一脸的若有所思。

“美女,说实话,你们要是团伙打劫的话,明显挑错目标了,你看看我,全身上下估计都没你的指甲盖值钱......”

林江咧着嘴在那扯皮。

女人却还是不说话,林江有些笑不出来了,随即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惊恐模样,双手紧紧护在胸前,尖声道。

“难不成,你们要......劫色?”

这话出来的一瞬间,女人的表情有了片刻的凝滞。

林江更是戏精上身,继续道,“我承认我长得帅,但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这样不好吧?”

“不过说实话,要是美女你亲自动手的话,我是不介意的,主要是第一次遇到这事,没什么经验......”

“闭嘴!”

何雅忍无可忍的瞪了眼林江,她没想到,父亲让自己找的人,竟然是这么一个油嘴滑舌的人。

“你就是高老先生的关门弟子?”女人双手环在胸前,居高临下的审视着林江。

林江一看对方这架势,瞬间收敛了自己吊儿郎当的样子,一脸警惕的看着几人,“你们是谁?”

何雅没有理会林江的问题,依旧是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继续道,“我叫何雅,是何氏集团的总经理,我父亲何百川先生想请你去我家喝杯茶。”

“何家的人?”林江一脸狐疑的打量着面前的女人。

何百川他还是知道的,他在老头子门下的时候,这人就没少过来拜访,只是没想到的是,他的女儿竟然这么年轻,这是吃了防腐剂还是老来得女啊。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自己都低调到坐长途汽车来津北了,而且穿着打扮俨然一个农民工,这何家是怎么找到自己并识破伪装的?

精心的伪装就这么被识破,林江难免有些不甘心,“你们何家是属狗的么?闻着味找人的吧。”

“臭小子,你说话注意点!”

何雅有些毛了,对眼前的林江更是失望透顶。她本来以为父亲想要见的人会是一个有涵养,有风度的人,谁能想到竟然会是眼前这么一个没有礼貌,上来就出言不逊的人!

要不是父亲再三叮嘱一定要好生接待,何雅绝对上来就让人把这小子给绑了!

林江懒得理会何雅心里的想法,不以为意的摆手,“得了吧,回去告诉你家老东西,我没兴趣见他,再者这次来津北我很忙的,有什么事还是改天吧。”

“小子,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一边的几个保镖吼了一嗓子,紧接着抡起拳头直冲林江门面。

林江没想到这人脾气这么暴躁,一个闪身,险险躲开了那沙包大的拳头,原本他下意识是想反击的,但又想到对方是何百川的人,只能忍下。

“唉,有话好好说,没必要动手吧。”林江扯着嘴皮子道。

“我父亲只说让我带你回去,可没说用什么手段!”

何雅冷笑一声,板着脸看着林江道,“你既然知道我们何家,那也应该明白我们家干的的是什么营生,识相的话,我劝你乖乖跟我们走一趟!”

“美女,你这么暴躁别人知道么?”林江不以为意的呵呵一笑,“不过你父亲让你找我之前,就没告诉你我是干什么的么?”

听了林江的话,何雅却只是冷笑一声。

自己身边带的人那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他一个毛头小子算什么?

别说是十个,就算是一对一,抓一个林江也是绰绰有余!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