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穿书嫁给摄政王 > 

喜房风波

第2章 喜房风波

岳凝霜低下头,眼底露出精光,心中暗自腹诽,好戏终于要开场了。

而夜凌云刚踏入正堂瞧见岳凝霜的那一刻,以为自己眼花了。

细看之下,确定是岳凝霜无疑。

分明下了剧毒,这怎么会死而复生?

即便是活了也不能让她嫁给夜无尘,想着,夜凌云便冷喝出声。

“霜儿,你不能嫁给我皇兄。”

夜凌云的这一声急促的冷喝,打断了岳凝霜所有筹谋,就连吹奏喜乐的乐师也稍停了片刻。

岳凝霜寻着声音,抬眸望向来人。

瞬间心中恨意更甚,因为这夜凌云的样貌竟和她现代那个渣男友的样貌如出一辙。

转瞬间,岳凝霜走上前去,直勾勾地盯着夜凌云,字字如霜。

“凭啥,不嫁他,难不成嫁你?”

夜凌云稍怔片刻,随即出声,字句如刀。

“就凭你我两情相悦,且有肌肤之亲。”

听到此言,岳凝霜眉目龇咧,恨不得将眼前的夜凌云碎尸万段。

不过好在她知道,原著中女主只是被夜凌云非礼了而已,并未失身于夜凌云。

“夜凌云,你无耻的程度,当真让我刮目相看。”

岳凝霜说完,不在理会怒目圆睁的夜凌云,甩手转身,直接走向夜无尘。

待走到夜无尘跟前,快速挽起衣袖,露出嫩白的手臂,并向众人展示了一番,手臂上艳红的守宫砂赫然在目。

“诸位可看清了,二殿下之言纯属污蔑。”

话音刚落,岳凝霜便转眸望向夜无尘。

“王爷,可还愿娶我?”

夜无尘睨了岳凝霜一眼,冷声质问。

“现如今当真愿嫁予本王了?”

岳凝霜回眸,给了夜凌云一个白眼。随即转身,抬手指向正前方棺椁。

“以檀棺为证,我愿与夜无尘生同衾,死同穴。”

夜无尘听到岳凝霜此言,脸上怒意渐缓。

“本王如你所愿!”

话落,夜无尘用剑削落窗棂上红绸,裁成方块,盖到了岳凝霜头上,随后朗声吩咐礼官。

“拜堂之礼继续!”

礼毕之后,岳凝霜便被喜娘扶进了喜房。

待喜娘从喜房退出,岳凝霜就将盖头掀了,丢到了地上。随后坐在喜桌前,吃起了桌上的糕点花生。

同时无边的思绪,也涌上了她的眉头。

为何夜无尘连原主死了也要娶,原主若真与夜凌云有私情,因何自尽。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想着甚是愁人。

待红烛过半,桌上花生糕点也见了底。

岳凝霜打了个哈欠,走到床榻边上伸手扫落床榻上的花生红枣,正准备就寝。

突然,门口传来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

本以为是夜无尘,可岳凝霜回过头却发现来人是一个身穿浅粉纱衣,梳着两个小辫的丫环。

“你是什么人?”岳凝霜先声夺人。

丫环惊愣片刻,随后低下头,不断掰着自己的手指,声音微颤。

“奴婢是小姐你的贴身丫环桑青呀,小姐不记得了么?”

桑青,原书女主的贴身丫环,为救女主惨死在夜凌云手中。

不过这一世她都能嫁给夜无尘,不得不防其中有变数。

岳凝霜上下打量了丫环一番,再度开口:“那你因何出现在此处?”

“回小姐的话,因奴婢小姐贴身丫环,故而被摄政王殿下捉来当陪嫁的。”丫环战战兢兢地答道。

岳凝霜并未理会丫环的不安,再度开口。

“那你来喜房作甚?”

丫环稍稍平复情绪,轻声说道:“小姐,奴婢是来提醒小姐,摄政王殿下实非良配啊。”

岳凝霜扭了扭发酸的肩膀,心中暗道,你以为本姑娘有的选择,谁让他是小说女主必然攻略的男主角呢。

不过不知眼前人是敌是友,于是岳凝霜再度试探。

“你是岳泽寒的人,不然怎敢敢编排摄政王殿下?”

丫环闻言,连忙俯首跪地。

“我的命是小姐所救,此生只忠于小姐一人。”

说完,丫环对上岳凝霜的冷眸,急忙又补充了一句。

“并非奴婢妄言,且摄政王请旨逼婚,不然小姐也不会为了二殿下……”

丫环话还没说完,就被岳凝霜反问。

“你可知本小姐服毒前发生了何事?”

丫环呆愣片刻,急忙摇头。

“奴婢不知。”

岳凝霜本以为这丫环会知道些什么,没曾想这丫环是来说这些的,随即挥挥手。

“你先退下吧。”

当丫环刚转过身,眼尖岳凝霜便发现丫环手指处有些若隐若现的斑点。

因为她在现代,还有另一层隐秘身份,便是杀手毒医。

“你等等。”岳凝霜出声喊道。

丫环刚站定,岳凝霜就抓住丫环的手,搭上了脉。

果然不出所料,丫环中了忘忧毒。

就在岳凝霜要抽回手时,房门再度被人打开。

门口的夜无尘边跨过门槛,边出言戏谑。

“真是主仆情深呀!”

夜无尘说着将手中的桃花酿尽数倒入口中。

丫环望了夜无尘一眼,快速抽回手,像见了鬼似的夺门而出。

岳凝霜扯了扯嘴角,反唇相讥。

“真让王爷见笑了,不过妾身还以为王爷不来了呢。”

夜无尘放下酒壶,微眯着眼瞅着岳凝霜。

“王妃,这是在责怪本王?”

岳凝霜斜靠着床架,瞟了夜无尘一眼,指了指地上的花生壳。

“王爷,人呢,要有自知之明。”

就她这态度,让夜无尘迅速站了起来,走到岳凝霜跟前,居高临下地盯着她,傲然开口。

“瞧这情形,是准备为了夜凌云守身如玉?”

岳凝霜哪里听不出夜无尘的弦外之音,但她又不是女主那蠢蛋。让她和一个仅一面之缘的男人洞房花烛,那是做梦。

“如果王爷愿意的话,未尝不可。”

夜无尘听闻此言,便快速将岳凝霜,并将岳凝霜扑倒于床榻之上,手抚上了她的脸颊。

“王妃,这是欲擒故纵?”

岳凝霜心中不由地感叹,这夜无尘脑回路真是清奇。本姑娘巴不得你夜夜醉倒温柔乡,真的是。

随即,只见她将夜无尘的衣袖拿到鼻子前闻了闻,是味道十分好闻的龙涎香。

“王爷,你身上流连芳丛的香味还未散呢,莫不是王爷真有隐疾?”

岳凝霜本以为夜无尘会恼羞成怒,可未曾想,夜无尘就是快速起身,拂了拂袖走出喜房,还猛的关上了喜房的门。

见状,岳凝霜瞬间玩心大起,对着屋外喊道:“王爷,这有病,得治啊!”

见屋外再无动静,岳凝霜便瘫在床上,睡了过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