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丹医狂仙 > 

还能不能救回来

第2章 还能不能救回来

“叶天,你等会我,叶天!”

此刻,叶天的身后突然的传来一阵呼喊声,只见医院走道极远处,匆匆忙忙的跑过来一位女护士,一脸的焦急之色,远远的看着叶天。

这是叶天在这个医学院内的极其可数的好友,同是医科大的校友,使得她和叶天有共同的话语。

也是叶天,生活中屈指可数的好友之一。

“叶天,叶天,你快来帮帮忙,这边急诊室接了一位特殊的病人,刚刚李子龙主刀手术,差一点点就把那位病人给弄死了!”

“叶天,你快去看看,还能不能救回来!”

啧,这次又是这个李子龙,踏马的!

李子龙是医科院,也就是刚刚想要把叶天给踢出医科院的副院长,李阳辉的儿子,是这个医科院里独一的靠关系进来的人。

这个李子龙,每天就是个二混子,每天不是调戏调戏这个小护士,就是去给哪个病人胡乱治疗病情。

除了会调戏小护士,根本没有一丝的医术可言。

叶天听到李子龙的名字,他非常怀疑,这次自己背的这个无缘无故的祸端,就是李子龙胡作非为出来的。

除了这个混蛋,他想不出还有谁会治病治死人,这个医疗事故一出现,他老子李阳辉为保自己儿子不受法律惩罚。

就把这个祸事,硬生生的栽赃嫁祸给了叶天。

“别发呆了叶天,快点跟我来!”

赵星星一把抓住叶天的手臂就拉着往前跑,没过几分钟就跑到了急诊室的门口。

推门而入,只见手术室病床上躺着一个惨不兮兮的人,活生生一个乞丐,衣不遮体,全身上下就没有一副完整的布料。

一身的糊味,好似被闪电劈了一般,就这样还没死,还在病床上躺着,不过看着样子只有出气多,吸气少,恐怕离死也不远了。

赵星星过去一边看着心电监护仪,一边检查着病人的情况对着叶天说道。

“病人刚刚被送过来的时候就一直昏迷着,李子龙检查后说是病人的肚子里有一个结石,说完之后就安排手术,亲自出手主持了这场手术。

叶天瞅着那位悲惨之人的肚子,只见横七竖八的一条条的道口,吓人至极。

叶天阴沉着面容,一脸铁青的说道:“这简直就是在胡闹,哪有这样治疗人的,这踏马就是奔着去杀人去的!”

没有多想,病人的状况已经急不可待,再拖延下去就真的要饮恨西北,嗝屁了。

立马嘱咐道:“快去把心脏起搏器插上电,顺便把肾上腺素拿过来,速度!”

赵星星急匆匆跑向门口,一脸的焦急。

门刚关上,就见一直昏迷不醒的病人,突然坐了起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一脸茫然不解的看了一眼叶天后,突然面色大变。

“我的金丹呢?这是老子辛辛苦苦修炼了90年才成功修炼出来的金丹,才刚出来就没了?”

老者一脸的铁青,愤怒的说道。

叶天见老者突然醒来,并且还说了一通胡话,也被吓了一跳。

但见老者醒来,紧张的心情也就放松了下来。

忙上前去安慰老者,想要让他心情平复下来。

“老爷爷,你先不要这么激动,你受伤很严重,你先好好躺下来,我给你检查检查,然后再给你解释这件......”

“滴滴滴......”

突然的,心电监护仪发出一阵连绵不绝的刺耳提示音!

叶天听到这声音,心里猛然惊呼道:“不好!”

刚刚还断断续续的心电图,现在居然发出声音来了。

这尼玛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回光返照?

而这时,老者也没了声音,直挺挺的躺倒在了床上!

桌子上的托盘,此刻叮铃铃的发出框框当当的声响,叶天扭头看去,只见从老者体内扒出的结石,此刻正在滴溜溜的旋转着!

来不及细想,就见那个散发着金光圆球一样结石,朝着叶天飞了过来,迅速的就撞进了叶天的嘴巴之中。

就见叶天直直的立在原地,此时,叶天的大脑一片混乱,脑海中出现一段原本不属于他的记忆。

这段记忆的名字属于一个叫做玄道子的男人,是民国时期的一个霸气男人,打从有了记忆开始,就一直在玄清道观中修行。

一九一八年,民国末期,刚好处在动荡不安的历史时期。

这年,玄道子二十岁,时局动荡不安,乱世之中,人人可危,玄道子决心下山,必救存活于乱世之中的苦难之人。

亲自闯天下,遇难必救,遇患则医,占卜观天,逢凶化吉,医武双术,更是一绝,可以杀人亦可救人。

时间流逝,转瞬已过一百一十年。

终修成正果,结成金丹,渡劫成功。

只是,谁也想不到,就在金丹真正结成之时,由于这次历劫,不得不昏迷了过去,等自己再次醒来之时,自己历经漫长岁月,好不容易才修炼出来的金丹,居然没了?

百年时光,好似大梦一场,终究只是黄粱一梦,笑死世人。

等叶天意识逐渐清晰起来的时候,老者已经没有了呼吸,而自己,却是完整的继承了老者的记忆,以及记忆中,那难以置信的......

此刻,副院长办公室中。

李子龙与老子李阳辉正好整以暇的坐在办公椅上。

只不过李子龙却是一副紧张的神情,一脸惨白的看着老子李阳辉。

看着儿子这个样子,李阳辉一脸气急败坏的狠狠瞪了一眼李子龙。

站起身,连忙把屋子门反手锁住,转身按住李子龙的脑袋,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你记住咯,不论谁来问你,你都要镇定,咱们都一口咬定,这场手术就是叶天主刀的,你啥也不清楚。”

李子龙唯唯诺诺的点着脑袋,老爹才刚帮自己把麻烦给解决了,现在自己又闯祸,把人给治死了,若是被自己老爹知道,可能又会骂他了。

想了一下,就把到口的话语连忙给咽了下去,只呆呆的点了点脑袋。

“砰砰砰!”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