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弃后归来:暴君靠边站 >> 

所嫁非人

第1章 所嫁非人

寂静的长廊通道尽头,是早已枯萎的一片梅林,一路走来的长廊道上,亦是铺满了积累成堆的残枝败叶。

而此时,破败的长廊里,一位穿着华衣锦服,妆容精致的女人正带着一众宫婢奴才缓缓走来,打破了周围的寂静。

“姐姐,四年了,妹妹已经照顾你四年了,也该是时候送你上路了。”

锦衣女子来到院中那口废弃的破井旁,居高临下的看着井内那衣衫褴褛,消瘦得不成人形的人儿,嘴角浮起一抹轻蔑的笑意。

“苏清婷,你不得好死。”井内的苏清宁发疯般嘶吼着,恨不得将这高高在上的女子撕成碎片。

她今日的一切,皆是拜眼前她这个同父异母的好妹妹苏青婷所赐。

“姐姐,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妹妹我这四年可是尽心尽力的在照顾你呢,你以为没有妹妹我,你能活到现在么?”苏青婷好不得意的说道。

呵,四年,这四年,她不仅被毁了容,还日日受着这女人的折磨,活的生不如死,苟且偷生,还不如不活。

苏清婷闲闲挑着指尖蔻丹,笑吟吟,“姐姐,今天辰儿被立为太子了,而明天将是妹妹登上后位之日,妹妹心情很好,所以决定特来送你去见见浩儿。”

一句话,让苏清宁的情绪沉静了下来,她双臂抱着自己,瑟缩在角落里,喃喃唤道,“浩儿。”

是她的错,都是她的错,如若不是当年自己心软,同意这贱.人入宫,也许就不会有四年前的陷害,那现在的她应该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那太子之位也必定是浩儿的。

可是这一切,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错信了贱.人,是她害死了浩儿。

苏清宁疯狂的抓着自己脏乱的头发,整个人紧紧的缩在一起,脑海里不停的闪过四年前的画面,眼中落下了悔恨的泪水。

四年前的她,还想着要给那人绣一双鞋垫,却不想传来了浩儿被罚跪在那寒潭水中,险些丢了性命。

当她火急火燎的去找楚凌云,浩儿还是个孩子,怎么能受得住这寒潭之水。

可她看到的却是曾经和她海誓山盟,直言后宫佳丽,只爱她一人的心上之人,正搂着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在床榻之上颠鸾倒凤。

当他上前央求他免了浩儿的刑法的时候,竟然只冷冷的换来了一句,“婷儿进宫才多久,他竟在茶水里下毒谋害亲姨娘,朕的爱妃,这般歹毒,留他何用?”

这么些年,她始终想不通,她为了他,刚下嫁,便陪她到了南平那荒蛮之地,陪他一步一步的建立势力,为了他,当二皇子举兵谋反之时,她替他挡了致命的一剑。

她苏清宁从未对不起他,为何他竟是如此的狠心。

如果说是因为苏青婷比她貌美,因而对她这般狠心,她认,可浩儿终究是他的骨血,他何至于这么狠心,竟是硬生生的让浩儿冻死在了那寒潭里,他的心,难道是那石头做的吗?

“姐姐,你知道为何皇上当初会对浩儿如此心狠么?”苏青婷看着苏清宁这副疯癫的样子,继续笑道。

“为什么?”苏清宁猛地抬头,看向井口。

“不知姐姐还记得你当初假意被抓,深入敌营刺探消息的事情么?”

苏清宁闻言,浑身一颤,满脸的不可置信,苏青婷满意的看着苏清宁这一反应,反正今日这一切就要结束了,那自己就最后乐一乐吧。

她还记得那一年二皇子举兵攻城之时,兵临城下,为了刺探二皇子兵力的虚实,她以自身作为诱饵,深入敌营,及时将情报传递给了楚凌云,这才收住了皇城,而浩儿就是在那之后没多久怀上的,难道……

就在苏清宁还没消化完这一消息的时候,苏青婷语速加快,有些幸灾乐祸的继续道:“对了,一会儿姐姐下去,要是见到了大夫人,可一定要记得替我和娘亲还有父亲跟她问好,毕竟,当初我娘勒死她的时候,父亲可是在门外看着她咽气的呢。”

这一番话,仿佛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般,苏清宁的脑袋嘭的一下一片空白,一瞬间心痛到无法呼吸,双手紧紧的抓着胸口,快速的呼吸着,宛如一条快要渴死的鱼。

原来娘不是自己上吊死的,而是被这对贱.人母女给害死的,苏清宁抬头,狠狠的瞪着苏青婷,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宛如一只从地狱深渊爬出来的厉鬼,看的苏青婷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苏青婷,你们不得好死,不得好死!”苏清宁在井底使劲的挠着井壁,朝苏青婷嘶吼着,努力的想要爬出井壁,和她同归于尽。

“呵,不得好死?姐姐好像搞错了呢,现在不得好死的人,可是你啊!”苏青婷想到自己刚刚竟然被这快死的女人吓了一跳,不由得心里一恼。

转而再次冷笑道,“你以为你嫁给五皇子是冥冥中天意,不过是我跟我娘设计,从头到尾,蒙在鼓里的是你,若不是你还有些小聪明,你真觉得楚凌云会留你这个无权无势的嫡长女在身边。”

她的话音刚落,下方井底的苏清宁尖声喊道,一双污秽不堪的手在半空中挥舞着,一双眼满是恨意,“你们不得好死。”

“话也说完了,便没有必要留你了。”苏清婷笑,人朝后退了退,离井口远了些。

苏清宁痛苦的哭喊着,嘶吼着,没一会双手便握成拳状,一个劲的捶打着自己,哭喊着,“娘,浩儿,我错了,宁儿错了,母后错了。”

她不应该太信任这些人的,她不应该一昧的把那个男人奉为天,她不应该不去探究娘亲的死,一切都是她的错,是她害了自己的至亲。

苏清宁尖叫着,还欲喊出话来,没想到抬头便被从上方扔下的石头砸中,她身子晃了晃,眼前腥红一片,她开始墙角退,可怎么也逼不开石头。

头上扔下的石头从小逐渐变得越来越大,她的人也开始昏昏沉沉的,望着面前血红一片的景物,她唇边笑意清冷,眼底却是不甘和恨。

“苏清婷,楚凌云,若有来生,今日你们加诸我的一切,来生我定让你们千倍百倍偿还。”

层层石子堆积的井底,就这般突兀的传来这一番话,带着怨毒和恨意,在这漫漫深宫中经久不散。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