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弃后归来:暴君靠边站 >> 

采买寿礼

第3章 采买寿礼

苏清宁看着他惊讶的样子,道,“那里有个灰尘的印子并未擦拭去,且放在那上头玉饰堆里,且你柜上还留有沾了灰尘的锦缎,想必是不久前拿下的,又或者今早拿下的吧,你那凳子上不还有你踩上去的脚印子吗?”

话说着,苏清宁对着他身后的凳子看了看,面上笑痕淡淡。

这百宝阁中的所有她也只是一一看过而已,之所以会去在意一处空了的灰尘印子,只不过是刚好看到那放着的锦缎,上好的蚕丝暗纹明锦,能拥有这等布匹的可是皇家所有,那么这百宝阁的背后是皇室某个人了。

老者面上有为难,眉头蹙得紧紧的,强笑道,“姑娘,不好意思,那东西有人定下了,要不你再选选别的。”

苏清宁一双眼再次将货架上的东西一一看了遍,满脸嫌弃道,“还以为百宝阁是多稀罕的,没想到也就这些俗物,倒还真是我看走眼了。那东西我不看了,你爱怎么藏着掖着都随你。”

话一说完,她便抬脚就想走。

老者听着这话,面上满是不悦,出声便叫住她,一双眼看了她停在门外的那辆轻简马车,面上起了一丝不屑,气哼哼的道,“姑娘想看便看,反正像你们这等小门小户,怕也是买不起。”

言罢,他便不理主仆二人,独自一人上楼去了。

蕙兰听着那话,嘴上忍不住嘟嘟囔囔着,心里盘算着等会无论是什么稀罕物,她都让小姐要买了,好搓搓这没眼珠子的老头子的锐气。

苏清宁看着他上去了,一双眼四处环顾着,最终看向楼梯口处的布帘,想必通往的是百宝阁的后院吧。

她心上对这百宝阁幕后老板身份有疑,便想着留蕙兰在这里,自己去看看。

嘱咐了蕙兰后,她便轻手轻脚越过布帘进了后院。

从外头看,百宝阁似乎很小,也就两间平房大小,却没想到另有玄机,单单这后院,就大得出奇。

苏清宁看着面前有些看不到边的竹林,面上掀唇,这百宝阁果然不同。

她顺着面前石子路一路往前走,步子有些快,她必须在那掌柜的还没下楼前将百宝阁中的一切摸个清楚。

就在这时,一声轻笑从竹林不远处传来,紧随而至的是男人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三哥打算请缨前去平陵山剿匪,平日里与他交好的大哥也替他跟父皇说着这事,可偏偏因为最近大哥风头太甚了,父皇怎么都不给个答复。”

苏清宁的步子顿住,双目一睁,双眼里满是错愕。

这个声音她太熟悉不过了,前世楚凌云最是忌惮的不是对储君之位志在必得的大皇子楚凌风,不是生性直爽拥军天下的二皇子楚凌恒,而是性子捉摸不透城府深沉的七皇子楚凌轩。

当初宫廷斗争中,在手足相残中全身而退并保全自己的楚凌轩,在她被幽禁冷宫四年里盘踞一处,自立为王,一直是楚凌云的心腹大患。

单单这一点,就可见这男人有多不简单。

苏清宁抿唇,她前世跟楚凌轩相互算计过,最终这男人还是很成功的离开了。

深深吸了一口气,苏清宁正想悄声离开,却听另一人低喝出声,“谁在那里?”

苏清宁心上一凛,转身就想走。

谁知才刚没跑几步,头顶一抹月白色身影而过,那人腾空越过她就站立她面前,生生就阻了她的道。

日光从竹林上头顶枝叶缝隙中透进,就这般撒在男人清俊的五官上,透着一种朦胧感,绣着暗纹的月白色长袍,在清风浮动间隐隐可见那绣功完美的纹感。

他站在那,面上薄唇轻笑,丹凤眼眯着,就这么看着她。

“主子。”月影跑了上来,看到苏清宁,蹙眉,手不由自主的握上了腰间的剑。

楚凌轩看着那边毫无畏惧之色的女人,音色没有半点起伏,“姑娘就这么想走了?”

主仆二人这样前后夹攻,苏清宁细眉凝起,看着面前气定神闲的男人,她忽的一笑,语气不疾不徐道,“你要杀人灭口?”

楚凌轩睨了眼月影,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转而对着苏清宁道,“姑娘姓甚名谁?”

对于他的问题,苏清宁不作答,忽而反问道,“若是我给七殿下献上良策,不知道还能不能从殿下手中换回一命?”

她一下子转换下来的对自己的称谓让楚凌轩的眸华转冷,丹凤眼微眯着,拉长音调的轻声哦了一下,似笑非笑的咀嚼着两字:“良策?”

“是的,良策。”苏清宁笑,今生,但凡能让楚凌云不痛快的,她都乐意之至。

女人一脸的自信让男人低声笑出了声,不接话。

“七殿下可知平陵山是何地?”苏清宁看着他,接话道,“平陵山地临榆城,又因靠近藩王封地,所以常年匪类出没,可好就好在,平陵山地形尚佳,山路也不崎岖,单这周遭山峰遮蔽,自是不错的一处地方。”

听着她的话,楚凌轩沉吟许久,有意想为难她,忽而呛声回话道,“所以那里土匪肆意,烧杀劫掠,无恶不作,三皇兄去了,自是理所应当。”

他的回答让苏清宁面上露了些许不喜,站在那的身子不懂,深深凝视着他,才道,“殿下可能不明白,一个地势险峻,常年土匪作乱的平陵山里有着多少好处。试想,光这地势,若是有心人会做打算,那么便会自立军队,常年打着土匪的名头驻扎于封地交界处,那样的长久下去,过个三五十载,怕是这也会是一个威胁两地邦交的隐患。”

女人说着,亦步亦趋的走着,一字一句的组织了说辞,似乎有所隐瞒,又似乎再尽可能有所详细。

楚凌轩好笑,他自然是不会忘记这女人刚刚那副有点小瞧自己的失望和不喜。

只是,若说这女人说的是真的,那么平陵山确实也是不错的地方,至少对于一些善于谋划的人来说。

想到这里,楚凌轩深幽的瞳仁中浮现一丝光,飞快掠过,他看着面前的女人,道,“你可知,揣测诬陷皇子可是重罪?”

苏清宁看着他,自知说出这些话必须要有让他信服的筹码,她又是活过来一世的人,对于楚凌云这个枕边人,她又是怎么可能不知。

前世平陵山便是成了楚凌云私立军队的地方,且那里还有着被开采的金矿,今世楚凌云的每一步棋,她都会毁的一干二净。

“殿下可以去调查榆城县官,到时候你便会知,为何这常年滋事的土匪为何会除不掉了。”苏清宁道。

她这样镇定自若站在那,没有急着走,也没有因为生死控于他人掌心的慌乱,楚凌轩笑,这女人,倒是有点不同。

就在这时,远处布帘被掀起,掌柜老者挣脱身后拉扯着的蕙兰,对着这头苏清宁怒然吼道,“谁让你进来的。”

楚凌轩回头,淡淡瞥了眼那方的一切,眼尖的看着老者手上捧着的盒子,眉宇蹙了蹙。

待到老者走近,未等他有所问,老者率先告罪,将苏清宁怎么故意激怒自己,怎么非要看那玉饰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那头蕙兰自然是看到这边被人堵着的小姐,急得团团转,想上前,又畏惧于那方月影腰间要出不出的剑,净是站那哆嗦着腿颤声喊着:“你们……大胆,我家小姐可是尚书大人苏青远的嫡长女,你们惹不起的,识相的,放过我家小姐。”

她的话喊得低,倒也是让在场所有人听得真切,老者本就一肚子火,当下就想反驳,“你们才大胆,我家主子可是七……”

“既是苏小姐想要的寿礼,那便给她吧,”楚凌轩冷冷打断老者的话,伸手拿过他手上的盒子,对着苏清宁一递,接着话道,“我也不收小姐半分钱,就当是交了小姐这个知己,值了”

看着面前的盒子,苏清宁也不客气,伸手便接了,她今日说的话,不管这男人采用不采用,都已经做了,要看的,不过是这男人懂不懂得把握时机。

东西拿了,苏清宁便绕过他们,直径就领着蕙兰离开了。

看着她这样头也不回的走了,老者有些不忿,“这么个值钱的宝贝,殿下就这样大方给了出去?”

“值钱?”楚凌轩看向他,笑了笑,往着竹林深处走去,悠悠接话道,“比起苏清宁,这个宝贝可以不值一提了。”

老者心里一鄂,对于主子如此高评价于一个小丫头片子有些不知所云,忙是道,“可这件东西不是你备好打算送人做寿的吗?”

楚凌轩的步子一顿,不答话,反而是示意他下去。

老者闷声应了,便离开了。

待人走远了,楚凌轩才对着身侧月影道,“你明日派人去查一下榆城的县官,另紧盯着三皇兄和大皇兄的动静,只要那方平陵山有异动,你便告诉我。”

“是。”月影点头应是。

楚凌轩笑,这若是真的,那么他倒是小看了大皇兄这随着吹捧而膨胀的心了,竟能如此大胆啊。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