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凰倾天下:盛世风华妃 >> 

巧言救丫鬟

第2章 巧言救丫鬟

李府家主乃是当今沈氏皇朝的首富,天下第一皇商,李清泉!

所以这李府虽然没有官家气派,却是富贵荣华,连走廊处的两个小丫鬟穿的都是细布绣花衣裙,头戴碧玉翠钗,好一副欣欣向荣之象。

其中一个发髻上点缀了明珠的小丫鬟,瞥了一眼四下没人,才是嘴角带笑,得意洋洋,:“大小姐这次可是误食芹叶,没了半点命了,我浣纱也算是为二小姐出了一番力气,望琴宛姑娘给我说句好话啊。”

那琴宛点点头,递给了浣纱一锭银子,趾高气扬的说道:“这是二小姐赏的,你拿着吧,然后赶快回西苑,别被人发现了。”

琴宛说完转身离开,自然没有见到拿上银子的浣纱一脸不满的样子,在李府最不缺的就是银子了,她浣纱出卖主子为得就是出人头地,绝对不是这些小恩小惠!

李府的西苑则是一番忙碌,大大小小的仆人都是颤颤巍巍,生怕李家的大小姐真的就此一命呜呼,从而连累了自己。

而此时西苑的主院,李卿晚病怏怏的躺在床上,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却是掩盖不了那精明的眸子。

“我竟然真的可以……可以重来吗?”李卿晚嘴角微微向上扯了扯,好像难以相信这一切,前世恨意难平,今生真的可以重来吗?

“小姐,小姐,你醒来了啊?”一声熟悉的惊呼让李卿晚望向了来人,是那个与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浣纱,那个一直害自己死的浣纱。

浣纱一脸不可置信,很快的跑到跟前探了探,发现李卿晚真的醒来后,才是嘀咕道:“怎么这么快就醒来了?”

“那你希望我就此死去吗?”李卿晚掀开被子,起身,双眼平淡的望着浣纱,可是却有一股无穷的压力,让浣纱吓得跪了下来。

那种压力感觉来自地狱!

浣纱忙去磕头,可是却没有半点害怕,毕竟自己伺候李卿晚这么多年,对这个李卿晚自己了解的很,虽然脾气张扬,可是却没有打过半点自己:“小姐,浣纱只是惊讶小姐醒来了,小姐真的是福大命大,浣纱为小姐开心。”

李卿晚只是看着浣纱,眼神中的恨意越来越重,恨不得将她与她背后的人全都杀的一干二净,可是没过一会,李卿晚终于是学着前世那般样子,对着浣纱笑道:“起来吧,出去看看我的药熬好了没有。”

浣纱额头本来都出了一层细汗,惊讶与自己伺候的小姐怎么好像变了一个人的时候,李卿晚又是跟原来一样了,倒是让浣纱好一顿小瞧李卿晚,但是面上还是很尊敬的说道:“是的,小姐。”

待浣纱出去后,李卿晚的恨意才是越来越重,双手狠狠的掐着被子,恨不得,恨不得就现在让那些人都死的彻彻底底!

可是,不能。

“有些人不能死的这么便宜,要好好享受享受生不如死的感觉才好。”李卿晚望着远处的那盆墨菊,淡淡的开口,可是眸子却是黑的如同深井一般,如墨如渊。

如果李卿晚记得没错,这次误食芹叶,应该是十三岁那年。

自己本来是在陌上书斋举办的堂会,自己作为京城才女,被人逼得要当场表演才艺之时竟然全身起了红疹昏迷,倒是惹了不少的闲言闲语。

可是致命的打击是在几日后,冯氏宴请京城夫人,而自己却被人当场发现与冯家堂哥共处一室,并且衣衫不整。

之后的自己再也没了才女的声名,更没了一个女子该有的清白,甚至差点就被爹打死。

禁足与青榕山上的祠堂半年后,自己竟然可笑的与那穷书生何墨渊情愫暗生,被逐家门也要与何墨渊成亲,哪知道这一切都是利用,是何墨渊对于钱的利用。

何墨渊时来运转高中状元后,自己才与李家再有了来往,而自己开始不断的拿娘亲留给自己的嫁妆帮他,帮他步步高升!

可是位高的何侍郎,不能有一个这样的不清白的娘子啊!

到底是李卿柔的勾引,还是何墨渊的乘势而为呢?

二日,李卿晚算是恢复的七七八八,可是身体还是有几分孱弱,便静坐在书桌旁默着大字。

“大姐姐,身子还没有大好,你怎么就坐在这了,你们这些人是怎么伺候大姐姐的!”熟悉的声音却是让人恨得骨头都发抖,李卿柔双眼明媚自有风格,冰肌玉骨怕是能化了人心,真的是不亏当年成为京城第一美女啊,只见李卿柔搀扶着冯氏袅袅的走了进来,每走一步都是端庄而又柔美无比。

李卿晚起身,低头行礼,想要更好的掩盖对这母女两的恨意,再一抬头又是一脸天真的模样。

冯氏也是一脸慈祥,赶忙过来扶起来李卿晚,笑盈盈的说道:“我们家晚儿这次的病可吓死姨母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向姐姐交代才好。”

向姐姐交代?向我娘亲交代你是如何爬上她的位置,如何整死她的吗?李卿晚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可是心中却是恨透了这个冯氏:“姨母待晚儿极好,娘亲想必一切都知道的。”

“既然晚儿也是知道的姨母待你好,那么姨母今日要帮晚儿管理一下这西苑的话,晚儿也不要生气才好。”冯氏脸上的慈爱虽然还在,可是那眸子中的精光却是闪闪发光。

还不等冯氏再次发言,李卿柔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再次登场了,她对着自己身边的琴宛说道:“把服侍我大姐姐吃食的丫鬟,全部给我叫进来,娘亲要亲自处理这些人。”

半晌,负责到大厨房为李卿晚拿食的二等丫鬟采桑,负责吃食再次摆盘的大丫鬟映雪,以及伺候吃食的大丫鬟浣纱三人齐齐跪在了西苑的正屋。

而冯氏则是坐在主位,李卿柔坐在了左侧的位置品着手中的茶,朝着李卿晚笑的温柔至极。

李卿晚哪里不知道这阵势是为了什么,还不就是李卿柔为了那浣纱而做的戏,想彻底铲除自己目前最信任的大丫鬟映雪。

想想前世,自己被彻底挑拨,觉得映雪就是存心害自己的人,将映雪交给了冯氏,被卖入了窑子。

一直到走之前,映雪都是哭的真切,对着自己说什么夫人和二小姐绝非善类,希望自己能看清人心。

可是,那时的自己哪能看得见映雪的哭诉,只是觉得这贱婢还想着诬陷自己的姨母和妹妹,叫人将她又是好好的打了一顿。

后来,听旁人说过,映雪进了窑子不堪受辱,当晚就是悬梁自尽了。

而自己呢,也是背负了个狠心的名声,将自己的大丫头卖入那种烟花之地,也是污了一些自己的名声。

李卿晚不觉有些想笑,这前世的自己还真的是个傻子啊,看着堂下跪着的三人,采桑是一脸无辜,映雪是一脸正气,只有那浣纱是一脸得意。

“姨母,难不成您觉得害我之人就是她们三个吗?”李卿晚把玩着手上的苏绣手帕,语气平淡至极又带着点压迫。

李卿柔忙是接话,嘴角笑容真切,可是那眼神却是恨不得映雪就此死亡:“大姐姐,莫不是你不舍得这几个丫头嘛,我觉得你的大丫头映雪服侍你十年了,这次无论是不是她犯得错,她都应该背负上管教不力的错。”

“管教不力?”李卿晚看了一眼李卿柔,她不明白为什么李卿柔一上来就是将炮火对向了映雪,这么明显的针对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李卿晚又看了一眼跪在那里的映雪,十三岁的模样,带着点婴儿肥的白嫩嫩的小脸,大眼睛睁的极大,但是隐隐约约能看见她眼神中带着点恨意,而且是对李卿柔的恨意……

“夫人,大小姐,二小姐,奴婢有话说。”就在这时,浣纱磕了三个头,忙是急切的说道:“映雪摆盘时,奴婢见到她好像有些鬼鬼祟祟的。”

“哦?你还发现了什么,细细说来。”李卿柔眼睛一亮立马接茬,看来等的就是浣纱的这句话了。

冯氏一声不吭,只是看了一眼李卿晚,见李卿晚好像也没有什么反应,心中起了一些涟漪,这李卿晚换成以前,不应该早就闹起来吗?

要么就是相信这个丫鬟,要么就是恨不得立马杀了这个丫鬟,如今这么一副平淡的样子,还真的是不常见啊!

“行了,我院子的事情我自有分寸!”李卿晚突然起身,朝着浣纱的脸上就是一巴掌,打得浣纱当场愣住后,李卿晚才是挺直胸膛说道:“映雪,你是我身边最得力的大丫鬟,这次你确实是有失责,监管不力,所以我罚你半年的月钱。”

“而你?”李卿晚恶狠狠的看着还在呆愣的浣纱,语气极为平淡,却又让人不容置疑,“睁眼说瞎话,映雪对芹叶也会过敏,所以如何都不会是害我之人,望姨母明察。”

李卿晚一巴掌打得堂上众人全是呆住,而一句话又将映雪的罪摘的干净,接下来的这句话却让众人再次震惊:“我对于这次是谁害得我,心知肚明。”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