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凰倾天下:盛世风华妃 >> 

屋内有刺客

第3章 屋内有刺客

就在李卿晚这句话说完,李卿柔的额上冒了一层细汗,因为她不知道这李卿晚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她真的知道什么了吗?

可是李卿晚却不再说话,只是继续坐了下去,双眼如波,深眸如井,进而有些让人望而生畏。

李卿晚的这一番动作倒是让堂上一片静,唯独李卿柔有些坐不住,几次想要抬头说些什么都被冯氏一个眼神给制止。

良久,冯氏抚了抚自己的发髻,脸上一副慈祥而又得体的笑容,可是口气却是带了三分责怪:“晚儿,给姨母说说是谁害得你,姨母觉得不会轻饶害你之人。”

冯氏将害你这人四个字咬的极重,这是摆明了让李卿晚说话注意些,可是李卿晚哪里会顾忌冯氏的脸面,眼神明媚了几分:“姨母说的是,莫不成这次的事情是件意外吗?”

还没等冯氏回答,李卿晚又自顾自的说道:“在我醒来后,我曾经发现过流珠的手上有股淡淡的芹叶香,而今天柔儿来了后,我竟然在妹妹大丫头琴宛的身上也闻到了芹叶香,姨母你说是不是巧合呢?”

李卿晚睁着那黑白分明的眼睛静静的盯着堂上的冯氏和咬着牙的李卿柔,哪里能有什么芹叶香,这都是李卿晚睁眼睛说瞎话的事情。

她只是想抱住映雪罢了。

“不过,我觉得琴宛肯定是不会害我的,我的奴婢流珠服侍我多年,肯定也不会害我的,姨母你说,对吗?”李卿晚一副和善可亲的模样,可是嘴里却咄咄逼人,根本不给冯氏和李卿柔二人有半点说话的机会。

只见李卿晚接着继续说道:“可是,因为我对芹叶过敏,姨母早就禁了府里上下的人都不能食芹,可见你们两定是偷吃,所以姨母定要罚她二人才好。”

这时流珠和琴宛才是反应了过来,忙是跪在地上,高声大哭说自己没有偷食芹叶。

李卿晚的这番坐念打唱可谓是极好啊,那演戏的功底愣是让冯氏没有说出来一句话。四两拨千斤的将映雪的责任就是推卸了出去,还连带上了李卿柔的丫鬟偷食芹叶的罪名,从而给李卿柔一副治下不严的罪名。

冯氏的脸色变了变,虽然今日前来是因为柔儿苦苦哀求,说是要将李卿晚的大丫鬟映雪治个死罪,自己也没当回事,想着那个贱蹄子的丫鬟定是得罪了自己的宝贝丫头,自己本来打算直接发卖了出去就好,没想到竟然吃了这么大的一个哑巴亏。

李卿柔哪里能白白落一个因自己治下不严,所以自己的大丫鬟偷食的罪名啊,忙是狠狠的开口:“大姐姐,你莫要信口雌黄,就凭你一念之词就想要将她二人治罪,莫不是太过荒唐?”

“荒唐吗?”李卿晚莞尔一笑,仿佛是看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这芹叶对于姐姐而言可是会害死姐姐的,妹妹难道就为了两个丫鬟偷食说姐姐荒唐吗?姐姐知道柔儿心疼自己的丫头,所以姐姐也希望姨母不要重罚才好。”

李卿晚这句一出,噎的李卿柔不知该回些什么。

李卿晚是主子,她说奴婢偷食,不需要证据。

更何况这奴婢偷食的还是会让李卿晚致命的东西,所以更不需要证据。

而且李卿晚有善心,希望冯氏不要重罚。

可是冯氏哪里能不重罚,否则就得落下个管家不严的罪名,从而在京城里的贵妇圈内再也混不下去了。

“拖下去,重打一百!”冯氏微笑,可是那眼神确实想要活活的剐了李卿晚一般,李卿晚让她的宝贝丫头吃了亏,那么李卿晚一定不要想好好的在李府活下去。

在流珠和琴宛绝望的眼神中,李卿晚才是真的笑的明媚了些,先收点利挺好。

冯氏回去后,自然是百般不喜,她莫名其妙在李卿晚手上栽了一跟头,怎么能让她高兴的起来。

李卿柔眼眶红红的,娇滴滴的说道:“娘亲,柔儿委屈,这件事要是传出去,各家小姐一定会取笑柔儿的,会笑柔儿连个丫头都管不好的。”

冯氏此时也是觉得自己当时只是顾着自己名声,而忘记了自己宝贝丫头的名声,感到有些内疚,忙是摸了摸李卿柔后,慈爱的说道:“放心,娘亲一定为你出这口恶气!”

李卿柔抬头看到冯氏眼中的恶狠后,才是放下了心来,看来李卿晚那个贱人的好日子快没有了啊。

夕阳西下,一直当夜色笼罩了整个李府后,一直待在西苑旁的草堂的一行十人才开始出动。

打头的男子一身黑衣,脸上虽然被黑布遮住了半张面孔,却是依旧能想象到张脸的完美,那双眸子堪比星光,却又多了几分狠厉和杀伐。

只见他不紧不慢的整了整袖扣,才是看了一眼余下的九人:“冷貅记住,只要找到红符,不计伤亡。”

那一句不计伤亡,语气冰冷,视人命如草介的感觉本应该刺耳,可是事实却让人感觉一切都那么合理,仿佛在他的麾下,死亡是这么理所当然。

“是,主子。”说完,余下九人就是消失在了夜幕之中,如光如电。

而这黑衣男子环视了李府一周后,目光停在了某处时眼神亮了亮,之后就是自顾自的跳进了西苑,仿若无人般的随意进了一间厢房。

此时的李卿晚细细的品着茶,听着跪在下面的映雪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主子,奴婢是真的觉得流珠可疑,希望这次之后,主子能不要再这么信任流珠了。”

“你可知道,你们同身为奴婢,可是你这般言语,可谓是挑唆吗?”李卿晚的语气有些重,但是心里却好似趟过一丝暖流,因为她喜欢映雪跟她说实话。

映雪脸色怔了怔,仿佛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可是小眼神轻轻的瞥了一眼李卿晚后,又不敢继续说下去了,犹豫了好久之后,映雪就想壮士赴死一般一股脑的说道:“主子,很多事情你不知道,夫人对你……”

“行了,下去吧。”李卿晚却是突然打断了映雪的话,她抬头看了一眼屋内,可能因为活了两世的敏感,她明确的感觉到这屋子里还有第三个人!

而这个人难道就是冯氏派来监视自己的人吗?

李卿晚头皮一阵发麻,她很害怕这个人真的是冯氏派来的,那么今日自己刚刚保住了映雪的小命都是白费心机,因为映雪刚刚的那些话,足以让映雪被冯氏记恨。

“主子。”映雪哭着一张脸,她发现自己的主子醒来后,越来越凶狠,一个眼神就足以吓死自己。

李卿晚却是没有那么多时间跟她说话,只是抚着头,故作虚弱的说道:“行了,你的心意,你主子都知道,你先下去吧。”

就在映雪委屈的出去关好门后,李卿晚一改虚弱,悄声的走到梳妆台那里,将一枚利钗藏在手心,警惕的看着屋内的一切摆设,究竟哪里有什么不同。

是刺杀?冯氏等不及了,想要直接杀死自己吗?

刚想到这点,李卿晚却是摇了摇头,这是李府,冯氏目前的能力还不敢在李府公然杀死自己,否则她也背不上什么好名声。

“唔——”就在李卿晚还在思考的时候,一双大手紧紧的上前捂住了李卿晚的口鼻,让李卿晚没有半点可以反抗的能力。

“别动,我只是好奇你屋内的一副画,所以前来看看。如果再动,我就杀了你。”那人的呼吸喷在李卿晚的脸上,语气极为威胁,好像是为了证明他的诚信,他还随手指了指正屋内端挂着的一副梅兰竹菊四君子的墨画。

可是李卿晚哪里能听的了这么多,她现在唯一的反应就是,她好不容易有了重生报仇的机会,可是眼下的这个人却是对自己的生命构成了极大的威胁。

李卿晚却是乖顺的点了点头,那人的力气果然小了一些,可是依旧牢牢的控制住李卿晚,深怕李卿晚有一些动静。

可是就是那人力气小了一些的缘故,李卿晚找到了机会抬起手,将手中的那把利钗快速的刺向自己的身后。

直到听见刺进血肉的声音了,那人有了一个停顿,李卿晚转身看见那利钗果然扎进这黑衣人的胸口后,才是松了一口气。

“你真是找死。”不待李卿晚再有反应,那人一个猛扑,狠狠的扼住了李卿晚的喉咙,然后使劲,想要活生生的掐死李卿晚。

此时此刻的李卿晚才是深刻的感觉到了死亡,那是一种同样窒息的感觉,如同前世,真切的熟悉。

她仰着明眸,上一世她死的海里看不见仇人的脸,今生她要牢牢记住这个掐死她的人。

哪怕窒息感越来越强烈,死亡越来越逼近,李卿晚却是依旧不合上眼睛,既然挣扎不过,那么就要选择牢记。

“真是一双漂亮的眸子啊……,一双又漂亮又……杀气,十足的眸子啊。”李卿晚脸色越来越苍白,可是她却一定要记住这个眸子,因为她要记住仇人。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